<noframes id="pjpph">

<address id="pjpph"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pjpph"><address id="pjpph"><menuitem id="pjpph"></menuitem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<address id="pjpph"><address id="pjpph"><listing id="pjpph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    <em id="pjpph"><address id="pjpph"><nobr id="pjpph"></nobr></address></em>
    <noframes id="pjpph">
      <address id="pjpph"></address>
      <form id="pjpph"></form>

      第1章 徐家媳婦兒的位置就賞給你了

      作者:陳知意? 更新時間:2020-04-02 15:00:19? 字數:1907字

      江陽別墅區一輛粉紅色的瑪莎拉蒂敞篷車被攔下,車主正要下車的時候,保安亭里邊跑出來兩個保安,其中一個對著車主彎腰笑道:“紀小姐都是誤會,他是新來的不懂規矩?!?/p>

      說著轉頭對旁邊的保安呵斥:“還不快給紀小姐道歉!”

      “算了,我今天心情好,退下吧!”只見駕駛座上穿著時尚的女子推了一下墨鏡,然后將車子開進小區。

      旁邊被罵的保安這才問:“隊長,這是誰???”

      “誰?你知不知道你差點惹事兒?她的車你都敢攔?”保安隊長訓斥著。

      對方小聲說:“不是陌生車輛都需要檢查登記嗎?”

      “那你也不看看是誰就登記,她可是騰飛集團董事長千金,紀家大小姐紀彤,一年365天可能有300天開的車都不一樣,你檢查的完嗎?”保安隊長說著。

      紀家別墅,紀彤將車停在院子里,然后摘下墨鏡下車進門:“張媽!老紀呢?這么著急叫我回來是準備宣布繼承人了嗎?”

      張媽從廚房跑出來:“大小姐回來了!今天家里來人了?!?/p>

      “逛了一天街累死了,我車里的東西幫放回樓上一下?!辈坏葟垕屨f完話,紀彤就一邊換鞋一邊吩咐著。

      這個時候紀父的聲音從客廳傳過來:“紀彤你過來一下!”

      張媽這才說道:“大小姐,卓燁少爺來了?!?/p>

      紀彤愣了一下,然后往客廳走,看著客廳里她的未婚夫徐卓燁一家,還有繼母范麗和打扮的花枝招展的繼妹紀詩韻。

      奇怪,怎么今天這么大陣仗?

      紀彤敏銳的察覺到從繼母臉上露出的微笑透著一股不懷好意,不作別想,她只能先整理起笑容與未婚夫一家打招呼:“伯父、伯母?!?/p>

      只見一向笑臉盈盈的徐母,臉上的表情看上去有些難為情。

      紀彤正疑惑的時候,徐卓燁突然起身,冷漠道:“紀彤,我們的婚事取消了?!?/p>

      還不等紀彤作出反應,她的父親紀騰飛先開口道:“你先坐下,今天你徐伯父和伯母就是來商量你和卓燁的婚事的?!?/p>

      徐母這個時候接話:“彤彤,這個事情確實是我們徐家對不住你。我找風水先生算過了,說你跟我家卓燁八字不合,要是在一起的話,對你們兩個人都有損傷,所以我們商量了一下還是取消婚約吧?!?/p>

      “紀騰飛,你這么著急叫我回來,原來就是安排這么一場大戲?”紀彤打斷徐母的話,一臉失望的說著,“我還以為是你終于要宣布繼承人了!真是害我白高興一場?!?/p>

      紀父喘著粗氣將茶杯往地上一扔,慍怒道:“混賬玩意!怎么叫你父親的!”

      這個時候紀父旁邊的范麗安撫著紀父:“老公,彤彤還不懂事,你跟她計較這些做什么?”

      徐卓燁一家看著紀彤和自己的親爸吵架,更加堅定與紀彤退婚的行為是正確的。

      就紀彤這種潑辣、不務正業的豪門千金,娶進門也只會雞飛狗跳,弄的家宅不寧。

      一直安靜坐在一邊觀察徐母神色的紀詩韻也順勢起身,挽住徐卓燁的手:“姐姐,既然你跟卓燁都要退婚了,那我就不瞞著你了。其實我跟卓燁情投意合,希望你能成全我們?!?/p>

      范麗也接著幫腔說:“是啊,詩韻說的有道理,不能因為退婚傷了兩家的和氣?!?/p>

      徐父徐母雖然沒有吭聲,但是臉上也露出一絲贊同的神色。

      呵,這一場大戲可真是互惠互利呢!

      紀彤靈巧的美眸掃過這幾人,隨后微微低下頭撥了撥手上的美甲,輕蔑的笑道:“紀詩韻,徐家兒媳的位置就賞給你了!”

      紀彤看上去沒有一絲的傷心,這不禁讓徐卓燁有些出乎意料:“紀彤,我們雖然沒有感情,但我會補償你的?!?/p>

      “大可不必!”她看著徐卓燁笑道:“其實我一直想跟你們徐家提呢,我這尊大佛,在你們徐家這個小廟里可放不下。,”

      “你!”聽完紀彤說的這一番話,剛剛還一臉內疚的徐母騰的站起來,臉色鐵青的看著紀彤。

      隨后她神色不善的瞪著雙眼,對紀騰飛說:“紀老板,這就是你家的好家教?”

      紀詩韻也一臉詫異的看著紀彤,在她的設想里是紀彤跪在地上祈求徐卓燁,怎么反而她一身輕松的樣子,真是沒有一絲獲勝感!

      “嗤,既然沒事了,那我就先上樓了?!闭f完,紀彤熟視無睹的經過這幾人,走上樓梯。

      紀騰飛看著她傲慢的態度,略微抱歉的對著徐家人說道:“親家,別見怪。彤彤一向如此,要是有詩韻的一分半點,我就心滿意足了?!?/p>

      “這說的哪里的話,詩韻是個好孩子,以后我們倆家人還繼續做親家?!毙旄副砻嫔闲暮蜌馍频臏芈曊f著。

      回去的時候,徐母在車上說:“這門婚事還是我跟紀彤她媽媽訂下的,如今她媽媽不在了,我們就編造八字不合的理由解除婚約,這事確實是我們做的不地道?!?/p>

      “媽,你就別多想了。剛才紀彤的態度你也看見了,像我們對不住她的人嗎?”徐卓燁氣憤的說著,原本他還以為再怎么樣兩人也是訂過婚的,沒想到紀彤剛才的態度這樣驕傲自滿,完全不念情分。

      “你還有臉說,要不是因為你,我跟你爸也不可能做出這樣失約的事情?!毙炷感睦锊豢?,雖然剛才紀彤的態度確實不好,但不管怎么樣都是他們有錯在先,說起來都怪自己家兒子。

      徐卓燁心里雖然不滿徐母的說法,但是徐母說的也沒有錯,他心虛的解釋:“媽,我跟詩韻是真的有感情。你等著吧,再不久詩韻就給你生個大胖孫子?!?/div>

      陳知意(作者)說:

      開新文了,《我自東土大唐來》沙雕甜寵,歡迎入坑!

      投訴 捧場0
      jing液饲养性奴班花依理
      <noframes id="pjpph">

      <address id="pjpph"></address>

      <address id="pjpph"><address id="pjpph"><menuitem id="pjpph"></menuitem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<address id="pjpph"><address id="pjpph"><listing id="pjpph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        <em id="pjpph"><address id="pjpph"><nobr id="pjpph"></nobr></address></em>
        <noframes id="pjpph">
          <address id="pjpph"></address>
          <form id="pjpph"></form>